• <s id="l2RO2RW"><label id="l2RO2RW"></label></s>
    <object id="l2RO2RW"><label id="l2RO2RW"></label></object>
  • <object id="l2RO2RW"></object>
  • <object id="l2RO2RW"><label id="l2RO2RW"></label></object><object id="l2RO2RW"><label id="l2RO2RW"></label></object>
    <object id="l2RO2RW"><label id="l2RO2RW"></label></object>
  • <small id="l2RO2RW"></small>
  • <rt id="l2RO2RW"><sup id="l2RO2RW"></sup></rt>
  • <bdo id="l2RO2RW"><sup id="l2RO2RW"></sup></bdo>
  • 原创

    第四十六章 给我擦鞋你都不配-摊牌了周总老婆就是我-笔趣阁

    时日已经过去了很久。久到朔京城经过春日,熬过中秋,眼看着风越来越冷,冬天快到了。乌托人已经彻底战败,于此战元气大伤,十年之内,不可能再对大魏生出妄想。九川、吉郡、云淄和并江捷报传回朔京,无数百姓拍手相庆。在热闹的喜悦中,亦有悲伤之事发生,譬如,归德中郎将燕南光的战死。消息传回朔京,传到燕家时,燕贺的母亲当场昏厥,燕贺的妻子夏承秀提前分娩。大抵是因为伤心欲绝,生产之时极为凶险,稳婆都束手无策,生死攸关的时刻,还是林双鹤的父亲林牧带着女徒弟赶来,在帘外指点女徒弟亲自为夏承秀接生。燕家上下都聚在产房外,听着里头女子气游弱丝的声音,瞧着一盆盆端出来的血水,不免心惊肉跳。从来不信佛的燕老爷去了自家祠堂,跪在地上祈祷承秀二人母子平安。屋中,夏承秀额上布满汗水,神色痛苦,只觉得浑身上下力气在逐渐消失。而在奄奄一息中,她竟还能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的心痛,那心痛胜过一切眼前的疼痛,令她喘息都觉得艰难。燕贺战死了。身为武将的妻子,当嫁给燕贺的那天起,她就应该做好这一日到来的准备。战争是残酷的,战场是瞬息万变的,没有人可以保证,自己一定会成为活下来的人。夏承秀曾经无数次想,既决定成为他的妻子,日后等真的面临这一日的时候,她应该是从容的,坦荡的,纵然心里万般难受不舍,面上都是能经得住风霜的。但这一日真正到来的时候,她才发现自己的软弱,她比自己想象中的更软弱。那个在外人眼中凶巴巴,脾气不好,颇爱挑衅的男人,从未对她说过一句重话,自成亲以来,夏承秀感激上苍,这桩姻缘,确实是她从未想过的美满。然而世上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,正因为太过圆满,才会如此短暂。她在迷迷糊糊中,眼前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,正是银袍长枪的燕贺,他像是从外头回来,带着满身的风尘,眼里凝着她,唇角带着熟悉的笑,有几分得意,有几分炫耀,就和过去一般,打了胜仗后归来。燕贺朝他伸出一只手。夏承秀痴痴望着他,下意识的要将自己的手交到他掌心中去。身侧的女医瞧见她的脸色,吓了一跳,喊道:“燕夫人,坚持住,别睡,别泄气!”又侧头看向帘子,急道:“师父,燕夫人不行了!”

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decorrage.com/txt/198346/

    精美评论

    Comments

    兔丢
    你想和他在一齐
    希路麦普

    小时候不爱吃饭

    遇轻
    有些人一生没有辉煌
    已远
    我想我没那么坚强

    热门推荐:

      第358章 为什么要设假阵地-陈潇最后什么修为-笔趣阁 第五千四百四十九章 有什么错-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羽的前世-笔趣阁 第四十六章 给我擦鞋你都不配-摊牌了周总老婆就是我-笔趣阁